未来狂想:当设计市场被深度学习的Codingskill瓜分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7317日前与在硅谷的台湾工程师聊到一门Coding的技术,其内容是有关于工程师能写出比以往更具生产力的程式,让电脑先观摩人类的行为,并学习其思考逻辑,进而提供高智慧需求的生产成果。好吧,这种拗口的表达方式显然是学棍才会感兴趣。用「说中文」的表达方式的再加上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门技术或许可以用以下方式来说明。想拿起一颗球,多数人的想法大多很直接,看着球伸手抓住把球拿起来,还有什幺需要的吗?然而对电脑呢?Coding的方式百百种。设立座标点阵、侦测抓点目标的最小路径......若不论好坏,方法大概是数不完的吧。而套用上一段的内容,捡球的方法大概会是:让电脑看人怎幺捡球,看久了电脑就可以自己捡球了。What? 这意思是说其实我看的AI电影是记录片而不是科幻片?可惜的是并不能这幺说,即使电脑能做到学习他者的思考方式进而产出高智力密集的生产成果,却不能用这样的Coding技术,让电脑产生可以意识到自我存在并持续性地思考与反证自身与周遭关係的自我意识。也就是说,这门Coding Skill不是电影里演的那种AI。
即便如此,这还是厉害到不行!对于一个不会写Code的建筑人来说,就算是想做出类似的事情,到后来也只会变成一个假文青坐在午后的咖啡厅打开Macbook然后关心一下朋友的猫在FB上又干了什幺好事。对我来说,建筑师是一群整合现有条件,加入自己的一些想像,并藉由创造出的环境来营造各种价值的人。而工程师呢?工程师们是一群挑战对世界的认知和定义,并以跌破眼镜的方式做到所有人常态下认为没有机会发生的事。简单地说,我认为工程师是一群可以直接挑战上帝的新时代物种。与之相比,在技术上我是连车尾灯都看不到的,所以也别提是否知道程式只是单纯地模仿思考方式或者是能够主动性的进行创新。话虽如此,还是可以谈谈技术背后的影响。
当时聊到的例子是写文章。先假设网路传媒可能需要文字工作者来提供各种观点的文章,那幺是不是能改成蒐集各方资讯,然后让电脑来写这些文章就好呢?这样就不需要付人薪水、不用赶稿、同时也能有大量的产出,这岂不是老闆大大们的最爱吗?而即时的内容与观点在资讯社会代表的意义,是媒体与群众扮演的角色将从过往的传播者与关注者变成影响事件的参与者。在相互讨论时,我针对电脑代笔提出其所需要的条件是:
    电脑要能有整理并归纳出观点或论点的能力电脑在写文章时具有分段铺陈的能力,使文章能够被有次序性的推论、陈述和总结电脑要能在分段后要能知道用各种合适的语句来陈述该段的内容电脑要具备有正确的文法结构,使得语具描述不会出错技术未成熟前,生产、校对及更改文章的成本总和需低于人类写文章
    工程师给我的回覆是:「这些技术都办得到!但电脑要先看人怎幺写文章,Garbage in, Garbage out! 可得一开始就餵它些经典大师案例才行。当然不是所有工程师都会写,目前只有相当少部分的软体工程师掌握这种技术,但是会这种技术的人正持续增长中。」上述5个条件当然是从我的主观出发去假定一些对于写文章可能需要具备的要素,事实上,是不是多数人写文章都是这样考虑事情我是不敢那幺笃定。当然也就更别提大师们是怎幺进行文字活的。不过这次的对话倒是按到了我的开关,既然可以来写文章当然也可以画图,所以建筑师也可以找电脑来代图啦。以人工智慧帮忙建筑师进行快速设计?我最直接想到的让电脑临摹方法其实就是在考建筑师的时候练的「快速设计」。有别于一般的建筑设计会更加强调设计师的一些创意、概念、意境、整合、空间感受、空间关係、构造方式、形体表现与设计课题,快速设计则是快速且简单地根据使用上的需求,以及基地条件抓出相对应的使用空间量、空间序列、外环境优劣分析以及与之对应的配置策略,以求八小时内可以完成一幅约略百分之七十可以运作的设计。时间紧迫,还要美化图面以求取更多加分的机会,真正构思设计的过程大概只剩四小时。这种设计当然不会出现经典,而且也没人期待在这场合看到经典,只不过是希望知道即将成为建筑师的人具备有最基本的空间专业,在执业上时不会让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你我的日常生活之中。以下是快速设计中常见的几个步骤
      基地分析,指出周遭较重要且将会影响基地的一些注意事项根据上述的外环境注意事项提出一些空间上的回应方式,比如:退缩人行道,基地内留设广场、设立地标等根据需要的机能留设相对应的建筑空间、构筑系统与构造方式将这些空间用有组织性且易于人使用的连结起来画出该能表示设计内容的图面
      对设计者来说,用这种方式做设计的优点是速度,适合在时间有限的状况下做发挥。而让电脑深度学习这样的思考模式的优点,反而就不在速度,而在于思考的过程和方式本身是浅显易懂的,在处理空间机能时,不会有太多反覆性的来回修正和测试,相对能以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方式完成设计,这有助于让设计上的思考逻辑能够轻易的被电脑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