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燃料 (二)德国高昂的捐税使绿能不得储存

编译来源:BBC NEWS 2013年6月12日讯《German tariffs make green energy too expensive to store》

未来燃料 (二)德国高昂的捐税使绿能不得储存

一个位于斯图加特的电转气保存模组正在上机测试中。(图片来源:BBC NEWS)

德国的研究人员表示,政府电力收购税捐制度(Feed-in Tariff, FIT)阻碍了他们储存可再生能源的计画。

德国早在2000年时,为了太阳能风力发电及其他可再生科技引进一套政府电力收购税捐制度。这项法规保证了电网通路的建设及长达二十年的津贴补助。

政府的津贴补助使得上千名住户藉由投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跃升为能源生产商。但是领头的科学家告诉英国广播公司,这些统一税捐制度让储存绿能变成一件很不划算的事。而解决这项问题将成为能源永续发展的重要关键。

现今有130万住户、农家和小型合作社在提供绿能。而在2012年他们已能供应达全国所需电力的22%。但是阳光和风这些可再生能源会因为自然气候而有所消长。例如德国在今年一个晴朗的六月,太阳能和风力可提供全德国高达60%的所需电力。但这幺多的太阳能电力却是用时机较差的电力期货价去计算。

将气体导入电网

福岛核灾后的觉醒,使得德国政府加速推动无核家园的进度,寻找储存可再生能的源方法,成为成功推动「能源转换计画」(Energiewende)中最重要的关键。

一个最有潜力的科技为电转气技术(Power to Gas),是一种将绿能转换成氢气及甲烷的技术。这项技术已经在斯图加特的太阳能及氢气研究中心(ZSW)发展起来了。

通电的栅极会让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而后加入二氧化碳与氢气合成甲烷,这气体可以被推送到天然气输配管网中,作为加热或是产电用途。根据此项技术背后的科学家所言,电转气技术具备一些重大的优点使它更胜于其他有被测试过的能源技术。

麦可史派克特(Michael Specht)博士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如果你想要长时间储存能量,那幺化学能载体是你的唯一选择。

其他方法像是把水抽到高处或是使用大型电池,这些电力也只能够用一两天,但是用我们这个系统可以储存几週或是长达数月的电力!」派克特博士说这项技术也是运送再生能源的最好的指望。「虽然局势很複杂,但是我不认为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同时解决可再生能源的储存和可动性问题,我们只能走这条路了。」

但他也说明这局势将会因为奖励计画而有重大改变,德国的再生能源产业会因此将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他认为政府电力收购制度规定对能源生产商的均一收购价格,会让花电力去储存绿能电力这件事反而变的太昂贵。

他说:「这些支出对消费者来说或许很平常,但我们在做的事情不是消耗电力而是在储存它们,既然我们是在储存就不应该付和终端消费者一样的电费。完全是因为当前法规的构成才使得这个技术变得很不具经济效应。」

瓦斯所产生的纠葛

电转气技术最有开发潜能的就是交通运输领域。根据在斯图加特研究中心的实验基础,奥迪汽车製造公司在六月底时为全球第一个具工业规模的电转气计画进行揭牌仪式。

奥迪工厂里所产的六兆瓦发电瓦斯我们将会用在车子上。他们相信这工厂所产的零碳清洁绿能足以推动每年1500台奥迪A3车型行驶长达15,000公里。史派克特博士说:「行驶过后,我车子储气槽中的废气体会以相同体积往回装载到奥迪车厂的电网里被再度使用-这简直是可永续转动的移动工具!」

现在还有几个永续能源替代方案正在萌芽,例如巨型储能锂电池系统。德国政府最近也投入五千万欧元在发展太阳能储存计画。但有些经济学家投以批判的眼光,认为这种扩大绿能方案只会更扭曲现有的市场运作。

德国欧克应用生态研究所( Oeko Institute)的菲力克斯马修斯(Felix Matthes)博士是当前能源转换的先驱之一。但他表示能源储存应该是最后才寻求的解决之道。他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新闻:「我其实不太喜欢这些计画。虽然这件事在能源生产者的眼里还挺吸引人的,但我不认为储存能源在此架构具经济效益。」

当可再生能源在德国正大行其道时,政治人物也企图在九月的选举过后对能源转换计画进行改革。史派克特博士对此改革期待已久,他表示如果没有改革,那幺这能源转换计画将可能以失败收场。他说:「我认为建立储存技术是可再生能源计画里重要